互聯網公司拿到了直男癌劇本

2 評論 5543 瀏覽 0 收藏 18 分鐘

編輯導語:在當下的互聯網職場生態中,不少員工自嘲為“打工人”,這其中體現的,是大廠公司對員工的某種馴化。而女性員工在互聯網公司生態里的話語權更是顯得微弱,性別平等的呼吁至今仍未能實現。本文就互聯網公司的生態做了解讀,一起來看一下。

性別平等,在當下的互聯網世界,依然是個偽命題。

一、癌

2014年,蘋果推出HealthKit,聲稱這是一款可以查看完整健康狀況的App,卻不支持對女性生理周期的記錄,因此飽受批評,這家科技公司再次因“以男性思維主導的產品設計”被推上風口浪尖。

那一年,來自權威市場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的報告顯示,使用iOS的女性占18%,男性的占比為17%。那時候,女性用戶比男性用戶更愛用蘋果。

一年后,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上,HealthKit終于更新了追蹤女性生理周期的功能。

輿論發出感慨:蘋果終于意識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女人了。

互聯網公司對女性權利的漠視,在此次阿里的807事件中,被置于炙焰之上。8月7日,阿里巴巴一名女員工發文稱,其與領導在濟南出差,被領導及客戶灌酒后,遭受性侵害。她第一時間報警,隨后要求公司處理涉事男員工,但在溝通中遭遇拖延和冷處理。

群情激憤。阿里價值觀被再次討論,8月9日凌晨,張勇宣布:涉事男員工被辭退,永不錄用。同城零售事業群總裁李永和與HRG徐昆引咎辭職,阿里首席人力資源官童文紅記過處分。

在阿里內部,員工也開啟了自助。一個名為“勇敢牛牛幫助小組”的討論組在8月7日當晚成立,目標是對事件的持續關注,從而推進事件真相的徹查,為阿里組織生態的改進提供建議。截至到8月9日,成員已經超過6000名,他們發布了《關于807事件的聯合倡議》,其中,對女性員工職場反性騷擾、反性侵制度的建立,提出了具體訴求。

互聯網公司拿到了直男癌劇本

即使在互聯網公司,女性群體還是需要以最原始的大鬧方式尋求關注,繼而在眾人幫助之下,實現對自身利益的維護。這一夜,是阿里的恥辱,也是互聯網的恥辱。

互聯網在中國經歷了將近二十年的黃金發展期,各個大廠的員工數量一漲再漲,從人數上來講,“大廠”已經名副其實。截止到今年一季度,阿里巴巴已擁有員工25萬人,字節跳動突破6萬人,騰訊擁有8萬人,百度擁有超4萬人,京東擁有32萬人,美團和字節也逼近6萬人。

其中有多少女性?目前尚無官方數據。

但根據《2020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從職位分布上看,男女存在明顯的性別分歧,職業性別不平衡,男性多在技術崗,女性多在職能崗——而兩類崗位的薪資差別,相當明顯。

而即使沒有性侵犯事件,女性,在互聯網職場的處境,也不夠理想。因為,長久以來,直男癌就是互聯網公司的底色之一——盡管同時,它也因為自由、平等、開放的標簽,在全球范圍內成為年輕人最喜歡的行業之一。

直男癌,在網絡世界里專指一類群體:極端大男子主義,自以為是,漠視女性價值,輕視及物化女性,并將這些態度,表現在日常行為和言論中。

由于行業屬性,互聯網公司男性比例更高,直男癌現象,似乎也更加突出。

大廠女員工小杰告訴“首席人物觀”,她的直接領導是直男癌,每天都會當眾對她的衣著進行評論,跟新同事見面時,只要是女性,第一句話也是評價對方的美丑胖瘦。

“反正就是給男人看的嘛,頭發不要太長也不要太短,黑長直是最好的了!”

“反正不能比男人高就對了,不要太高也不要太矮,不要太胖也不能太瘦,但是要腿長有屁股!”

“不想生孩子那還算什么女人???最好生一兒一女,但最少生一個兒子!”

“女性學歷那么高有什么用,讀那么多書都是浪費時間,還不是要靠男人養?!?/p>

“自我意識較強的女性,都會反感這樣的男領導吧”,小杰說,她會感覺自己被男領導描述得“相當輕浮”。當然,也有女同事,會因為得到男領導的這種夸獎而開心,甚至特意迎合對方“品味”去裝扮自己,為的就是能得到領導的賞識。

社會學研究表明:當一個群體成員形成固有認知后,哪怕它是負面的,她們也會傾向于按照這種認知來活動。

在男權語境下,一些女性不自覺地習慣其中。即使遭遇男性的凝視和冒犯,她們或渾然不知,或保持沉默。沉默的螺旋,逐漸在水面之下,扣成死結。

二、工具

“又給你帶來一個美女”。

根據阿里女員工的自述,領導將她帶到酒桌時,如此說道。在這樣的語境中,“美女”被物化,將它換成“酒”、“禮物”等名詞,你絲毫不覺得違和。她(它)們都屬于酒桌助興的工具。

多數時候,她們只能沉默,因為抗議的聲音,太容易被淹沒。

一位在互聯網大廠工作的單親媽媽,在阿里807事件中再次站出來發聲,稱自己“違背意志送去私人飯局,桌上十幾個都是男性,后來失去意識,醒來臉上全是傷?!彼蚋笨偛眉癏R反饋,但沒有結果,隨后離職。手握“試用期不合格”的證明,她此后找工作,并不順利——至少截至目前,她沒有獲得自己想要的關注,以及問題的解決。

被物化的女性,在職場變成了一種能換取利益的性資源。

甚至,成為互聯網大廠擺在門面上,招搖過市的“福利”。

今年5月27日,網易互娛的HR在朋友圈發布招聘信息,配圖是一張十幾名女同事的合照,她們多數身著襯衫短裙套裝,搭配高跟鞋,圖片配文稱“看上我哪個女同事,給我一份簡歷,我幫忙撩”,發完朋友圈之后,可能是感覺不夠勁爆,這名HR又加上了一條評論:“給我簡歷,我甚至可以幫忙下藥?!?/p>

這條內容被截圖并傳播開來,因為“侮辱女性”引起巨大爭議。但如同大多數熱搜,它來了又走了,于真實世界,沒有絲毫根本性的改變。

被物化的女性,也成為了滿足男性員工欲望和面子的工具。

2012年冬天,北京國家會議中心,因為蒼井空的到來,凡客誠品年會席卷網絡。耀眼燈光之下,凡客CEO陳年、小米雷軍、前天使投資人薛蠻子等人,紛紛上臺和蒼井空擁抱?,F場,無論是臺上還是臺下,都彌漫著一種不可言說的開心與興奮。

互聯網公司拿到了直男癌劇本

這家電商平臺憑借著AV女優獲取了眾人的關注,贏得了知名度,還滿足了男員工們的虛榮心,相比起當紅明星,當紅AV女優的出場費還便宜,這讓其他互聯網公司紛紛效仿。

那幾年,衡量一家互聯網公司是否當紅,就是看它有沒有請當紅AV女優出現在公司年會。

2014年1月6日,日本AV女星波多野結衣受邀現身上海一家游戲年會,據當時的媒體報道,她一現身,臺下的男員工們陷入瘋狂,情緒激動、大聲吶喊,甚至排隊上臺與她擁抱、合影,要求與她玩“愛的抱抱”,而這家公司宣布年終大獎是,最優秀員工獲得與波多野結衣“共處一夜”的機會。

兩周后,當時的網絡新貴360奇虎科技公司邀請了“硬盤女星”瀧澤蘿拉現身年會,她身穿粉色吊帶短裙在年會現場熱舞,引爆全場,男員工們爭搶著與她擠在一起合影拍照,照片瞬間瘋傳網絡,360公司也靠AV女星出了圈。

AV女星是互聯網的男員工們公認的“女神”,是德藝雙馨。

它甚至是可以被寫進招聘啟事的。2015年,阿里就在程序員鼓勵師的招聘中這樣寫道——

“你的顏值需要對程序員有足夠的震撼力,見面第一瞬間便激發程序員的內心波瀾,滿滿的正能力,你可以是如蒼老師般德藝雙馨、胸懷天下,進可欺身壓海棠,退可提臀迎蛟龍;你可以是宋慧喬般大家閨秀,天生麗質,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素顏傳說更讓無數程序員追捧不已,你也可以是個有著外星人顏值,作風天馬行空,言語中自成一派威嚴,激勵團隊有如駕馭獨孤九劍般的老頭?!?/p>

因為涉嫌性別歧視遭遇批評后,阿里很快刪除招聘公告并向公眾致歉。它也很快得到了諒解。約定俗成中,這并非大是大非。

更多的約定俗成,橫行在互聯網公司的日常中。

騰訊內部出版過一本漫畫刊物,一位身材高大胸部呼之欲出的長發美女身旁,擠站著一位身材矮小面相猥瑣的男性,旁邊的配文內容是:在騰訊這樣的公司,員工會有與美女共事的福利。

在2017年的年會中,因不尊重女性,騰訊終于遭到輿論抨擊。那年的年會上流出一組照片,照片中,男性用雙腿夾住水瓶,女性半蹲著用嘴打開。有網友評論稱騰訊聚眾淫亂,引起輿論風波,騰訊官方回應承認了此事的發生,道歉稱,沒有注意尺度,會對責任人進行嚴肅處理。

互聯網公司拿到了直男癌劇本

這樣的處理方式,再熟悉不過。

互聯網公司似乎總是在等輿論發酵,只有事兒變大了,才能引起高管們的重視。輿論成了互聯網公司的警察,只有訴諸輿論,員工們才能真正變成“人”,才能享受到作為員工應該享有的合法權利。如果沒有輿論,很可能會遭遇消息“已讀”不回復的結局。

三、規訓

性別平等,在當下的互聯網世界,依然是個偽命題。

Facebook 首席運營官桑德伯格在《向前一步》中提到,在硅谷,“初級崗位擠滿了女性,而領導崗位擠滿了男性”。她曾經供職于谷歌,發現公司的女性高管屈指可數,董事會中的女性成員更是為零。

根據《2020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從職位分布上看,男女存在明顯的性別不平衡,男性多在技術崗,女性多在職能崗——由此帶來的,顯然是薪資、話語權方面的差別。

硅谷也有直男癌。2017年,一位前優步女工程師在社交媒體爆料,稱自己遭遇職場性騷擾,屢次向HR部門反映情況,卻被告知”該領導很優秀,或許是初犯”,相反,該女工程師被警告”性別歧視”,職業發展反而受到影響。

發源于硅谷的互聯網行業,曾經是叛逆的,挑戰權威的。憑借技術的力量,它消解了傳統商業世界里的條條框框,繼而建立起新的秩序,更符合這一代年輕人需求和喜好的秩序。

早期中國互聯網創業者們,最初扮演的是學習者角色。

他們都是硅谷的信徒?;蛟诿绹魧W,或從書籍報刊中受到啟發,他們效仿硅谷,拉投資、辦公司、搞創新,最終成就了發展迅猛的互聯網大潮。

然而,硅谷未能解決的性別平等問題,國內創業者們,也沒能做得更好。甚至,因為缺乏更完善的員工權益保障體系,以及,像桑德伯格這樣活躍的女性領導者,情況或許更糟糕。

互聯網大廠的人員結構,是造成問題的客觀因素。

一方面,男性占據更多話語權,直男癌文化成為被默認的潛規則——它像一種慢性病,經年累月,在職場蔓延,最終成為橫亙在權力場的頑疾。這種權力,有上級對下級的,也有男性對女性的,最終,在男性主導的科技互聯網大廠,性別平等成了口號。

一方面,作為互聯網大廠核心的研發部門,技術男占據主要。而他們的共同特點是:宅。不少大佬亦是如此,有員工曾這樣描述過馬化騰 “騰訊最開始在飛亞達那邊辦公的時候,馬化騰進電梯就躲在電梯一角,跟誰也不說話,玩手機,電梯里面死寂一片,大家都不敢說話?!?/p>

宅代表著不善交際,不夠活躍。性,便成了互聯網公司直男癌領導和HR們,能找到的最便捷的群體激活方式。被物化的女性,也成了最佳工具。

比看不見更可怕的,是看見了,卻視為平常,習慣處之。

在互聯網這一龐大機器的長期運轉和默許下,直男癌趣味,越來越被認同并且合理化。而它的本質,是大廠對員工的馴化。

“搬磚人”、“打工人”不只是自嘲,而是事實。馴化帶來的結果是,員工不是實實在在的個體,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大廠機器上的螺絲釘,隨之而來的,是批量勞動力、統一的標準、成規模的復制生產,日復一日,最終消除了每個個體的差異性和多樣性。

當被馴化、被規訓成為大廠員工的底色,大廠機器再將他們集體人格化,通過更高的薪水、更強勢的企業文化建設、年會等手段,去維護他們與大廠機器的情感,繼而產生企業認同感,似乎這樣的管理就算成功了。

當所謂的管理成功后,大廠各個環節都會習慣把人當成螺絲釘、當成人形工具,那么男領導就不會把女下屬當人,男員工就不會把女同事當人,HR就不會把員工當人。

圖源網絡,侵刪

 

作者:克瑞斯;編輯:江岳;公眾號:首席人物觀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gcAVMwmPV0p6HWL8XHWXQQ

本文由@首席人物觀 授權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Pexels,基于 CC0 協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以前的互聯網環境是真的寬松
    當年我是直接在【迅雷看看】上在線觀看的妖精的旋律、大逃殺、死亡筆記這些電影動畫
    現在別說在線觀看了 就是找資源下載都相當麻煩

    回復
  2. 6000人的群本來就是公司起公關作用的,現在該群已經被禁言解散了,挺秀的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