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產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義

0 評論 1478 瀏覽 0 收藏 14 分鐘

編輯導語:產業互聯網是基于互聯網技術和生態,對各個垂直產業的產業鏈和內部的價值鏈進行重塑和改造,從而形成的互聯網生態和形態。產業互聯網是消費互聯網的進一步發展和深化,而它也將再一次改變人類社會的生活方式和發展歷程。產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義,即回歸。

回歸產業,是互聯網的一次自我修正。這是產業互聯網的概念里之所以會有“互聯網”字眼的根本原因。然而,如果僅僅只是將關注點放在“互聯網”上,而忽略了“回歸”的根本內涵和意義,那么,所謂的產業互聯網到頭來或許依然僅僅只是一個如同過眼云煙般的概念而已。

當我們在落地與實踐產業互聯網的過程當中,或許應當更多地去思考如何“回歸”,而不僅僅只是將目光僅僅只是局限在那些尚未被我們關注的B端流量上。不幸的是,無論是頭部的玩家,還是新入局的玩家,并未真正意識到這一點,他們對于“回歸”一詞的理解,更多地聚焦在如何對B端用戶進行賦能。

從底層邏輯上來看,對于B端用戶賦能和改造的關注,與對于C端用戶的改變與改造并無兩樣,玩家們的終極目的依然僅僅只是瞅準了流量紅利而已??梢钥隙ǖ氖?,在這樣一種底層邏輯之下,縱然是產業互聯網為我們找到了互聯網發展的另一條道路。

但是,如果僅僅只是以流量為準繩,而不是去思考有關“回歸”的更深層次的涵義,所謂的產業互聯網,或許終將變成一個虛假的概念。正視回歸,探索正確的回歸之道,才是產業互聯網真正能夠讓互聯網煥發新的生機與活力的關鍵所在。

當我們在探索一種新事物的發展規律與脈絡的時候,通過回顧歷史,總是可以獲得一種啟示。產業互聯網,同樣如此。當我們在思考產業互聯網的發展之道時,回顧消費互聯網時代的發展歷史,我們總是可以獲得一定的啟示意義。

觀察整個消費互聯網時代的發展,我們就會發現,所謂的消費互聯網,從本質上來看,就是一個以互聯網為代表的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逐漸分離的過程。

盡管經典意義上的消費互聯網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借助平臺和中心化的手段讓行業的運行效率得到了提升,但是,它同樣建筑起來了互聯網與實體經濟的對立,是一種此消彼長的關系。

等到這種關系難以維持,如何讓互聯網回歸實體經濟,必然成為一個重要話題。產業互聯網,便是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誕生的。因此,回歸,才是產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義。

一、回歸是在做消費互聯網時代來不及做的事

談及消費互聯網,我們的第一印象便是資本驅動下的流量爭奪以及以此衍生而來的平臺亂戰。

盡管在這個過程當中,C端用戶的消費行為和習慣發生了深刻而又本質的改變,但是,這種改變是在平臺玩家的撮合之下完成的,運營和營銷在這個過程當中發揮了相當重要的作用。

正是因為如此,幾乎在每一個行業當中,我們都會看到平臺方的影子。電商領域有阿里、京東、拼多多;出行領域有滴滴、優步;外賣領域有美團、餓了么等等。

縱然如此,我們依然會發現很多在消費互聯網時代來不及做的事情。比如,對于上游產業的難以改變;比如,對于線下實體店的強勢競爭;對于生產制造的忽視。

盡管在資本和流量充沛的大背景下,消費互聯網時代來不及做的事情無傷大雅,但是,如果僅僅只是將發展的內在動能局限在資本和流量的驅動上,忽略了更深層次的產業驅動,所謂的發展或許僅僅只是曇花一現而已。這是消費互聯網后半段開始出現諸多問題的根本原因。

欲要解決這一問題,必然需要我們去做那些消費互聯網時代來不及做的事情。通過去關注B端,通過去關注生產,通過去關注制造,最終讓經濟社會的發展不再是打雞血式的簡單粗暴式的發展,而是變成一種可以持續的長久發展。

所以,如果說產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義是回歸的話,那么,去做那些消費互聯網時代來不及做的事情,才是關鍵所在。

二、回歸是一次對互聯網的再認識與再思考

一直以來,談及互聯網,人們首先想要的就是平臺與去中間化以及由此衍生而來的以撮合和中介為主導的商業模式。當這樣一種商業模式的天花板越來越近,人們開始反思,互聯網難道僅僅就是如此嗎?互聯網的能量難道就是如此嗎?互聯網難道逃脫不了被淘汰的命運嗎?

隨著對于互聯網的再認識與再思考的深入與完善,產業互聯網的概念開始出現。從本質上來看,所謂的產業互聯網其實就是一個探索互聯網如何與產業深度融合的過程。

因此,回歸,才是產業互聯網的底色。然而,如果我們僅僅只是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回歸本身,將目光聚焦在流量本身,那么,所謂的回歸,或許依然在傳統互聯網的魔咒之下。

認識到互聯網的新功能和新作用,并且以此來尋求它的新發展模式,才是產業互聯網真正可以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所謂的互聯網并不僅僅只是具備撮合和中介的功能,特別是在互聯網在拓展了自身的功能和角色之后,特別是在互聯網與新技術深度融合之后,它同樣可以重新煥發生機與紅利。

這其實是對互聯網的再認識與再思考,同樣是互聯網的一次回歸。讓互聯網回歸它的本質,讓互聯網回歸它的基礎作用,從而開啟產業互聯網的新時代。

三、回歸是一次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的深度融合

如果我們將消費互聯網時代定義成為一個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對立的過程和階段的話,那么,當產業互聯網時代來臨,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的深度融合將會是主流和趨勢。這同樣是一種回歸。它讓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不再是分離的、對立的狀態,而是變成了統一的、融合的狀態。

事實上,經濟社會的發展是沒有虛擬與實體之分的。虛擬經濟之所以會出現,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背景就是互聯網時代的來臨,特別是以互聯網平臺經濟為代表的時代的來臨。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一種兩元的狀態,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互聯網本身并不具備改造實體經濟的能力,抑或是說互聯網并不具備深度融合實體經濟的能力,所以,才導致了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分離的二元經濟結構的出現。

隨著新技術的不斷成熟,特別是它們對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的不斷深度改造,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在分野的道路上逐漸開始出現“交點”,這個“交點”,就是我們現在正在提及的“數字經濟”。而產業互聯網,正是“數字經濟”的“集結號”。

從這個角度來看,回歸依然是產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義。只有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回歸,特別是以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為代表的回歸,產業互聯網才算是真正完成和實現,而等到這個時刻真正到來,便是我們經常所提到的“數字經濟”時代的來臨。

如果我們將產業互聯網看成是“產業”與“互聯網”兩種元素深度融合的過程的話,那么,“產業”所代表的就是實體經濟,而“互聯網”所代表的就虛擬經濟。當兩者深度融合,互聯網回歸到了產業,產業同樣回歸到了互聯網,產業互聯網才算是真正得到了實現。

由此可見,回歸依然是產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義。

四、回歸是一次供求兩端的再度平衡與銜接

以消費互聯網為代表的平臺經濟時代之所以會來臨,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供求兩端失衡。

供給端的產品過剩、營銷不暢帶來的庫存與擠壓,讓原本平衡的供求關系被打破,轉而造成了供求兩端的失衡。以平臺和中心為代表的消費互聯網時代的來臨,通過撮合和中介的方式,實現了供求兩端的平衡,并且由此誕生了諸如此類的諸多平臺和中心。

當信息不對稱開始被終結,特別是當供給端與需求端的對接達到極致,僅僅只是以撮合和對接為主導的商業模式開始遭遇挑戰。在這個過程當中,值得一提的是以大數據、云計算為代表的智能推薦的出現,最終讓撮合與對接主導的經典意義上的互聯網模式發展到了極致。

縱然是我們再用更加有效的方式都無法實現供求兩端的對接。根本原因在于,困擾供求兩端的根本難題已經不再僅僅只是局限在信息的不對稱上,而是更多地聚焦在了供求不對稱的。

這個時候,我們需要尋找新的實現供求兩端再度平衡與對接的新方式與新方法,產業互聯網便是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誕生的。這其實是依然是一種回歸,讓業已失衡的供求關系,重新回到平衡與銜接的狀態。產業互聯網,便是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誕生的。

借助產業互聯網,我們要解決的是業已升級的消費需求與尚未升級的供應方式之間的矛盾與問題,以達到供求兩端的再度平衡與銜接。這同樣是一種回歸,讓供求兩端的關系再度回到那樣一個平衡、有序的狀態,最終促成的是一個新經濟時代的來臨。

這同樣是產業互聯網真正要完成的。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缺少了供求兩端平衡關系的回歸,產業互聯網始終都是一個半拉子工程,無法真正完成和實現。因此,回歸,依然是產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義。

所謂的產業互聯網,更像是一種互聯網的自我修正。與其將產業互聯網看成是一個顛覆與改造的過程,不如將它看成是一個回歸和重塑的過程。

回歸,才是產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義。真正認識到這一點,并且以此為原點,探尋有關產業互聯網的更加深入和長遠的發展模式和方法,才能讓它跳出原有的發展陷阱,真正找到屬于自己的獨特道路。

#專欄作家#

孟永輝,微信公眾號:menglaoshi007,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資深撰稿人,特約評論員,行業研究專家。長期專注行業研究,累計發表財經科技文章超400萬字。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