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奶嘴”之下,互聯網正走向低幼化

2 評論 3822 瀏覽 10 收藏 14 分鐘

不得不承認,互聯網低幼化已經是一個愈發明顯的趨勢??萍硷w速發展的另一面是人們漸漸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如何避免這種情況的加劇,低科技產品的生活方式或許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法。

  • 小叉車嘔泥醬麻麻愛你!熱干面(武漢)加油!
  • X國,X省,趕緊來抄作業啦!
  • 誰還不是個寶寶~

這些熟悉的網絡語言,或許大家聽著都會會心一笑,發出“好可愛”“萌萌噠”的感嘆??僧數陀谆摹懊认怠北磉_開始向嚴肅的公共話題(如疫情、公民身份等)延展,違和感就開始出現了。為什么擬人化的叉車會比真實的工人更值得追捧?為什么中青年還以幼兒言行為榮?為什么粉絲與偶像之間非要帶入家庭成員關系?都開始讓大家百思不得其解。

詩人北島曾說過,整個社會的低幼化,正在從娛樂界向文學藝術等領域侵蝕?;蛟S可以解釋這一特殊現象。

但全民低幼化是怎么發生的呢?“高科技奶嘴”或許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存在。

互聯網低幼化,真的是危言聳聽嗎?

美國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曾提出了著名的“奶頭樂理論”——由于80%的財富掌握在另外20%的人手中。為了安慰社會中“被遺棄”的人,避免階層沖突,方法之一就是讓企業大批量制造“奶頭”——讓令人沉迷的消遣娛樂和充滿感官刺激的產品(比如:網絡、電視和游戲)填滿人們的生活、轉移其注意力和不滿情緒,令其沉浸在“快樂”中不知不覺喪失對現實問題的思考能力。

今天,眾多中青少年,都在低幼文化中樂不思蜀,形成這一現象的社會文化和經濟背景漫長而復雜。早在16年前,尼爾波茲曼就曾在《娛樂至死》一書中提到,電視的出現催著社會進入娛樂時代,沉迷電子內容的結果就是人類的思想淺顯化。

而今天,我們或許也必須正視,互聯網科技產業,也正在讓人們陷入新時代的“奶頭樂”。最典型的例子是,每當社交媒體爆發輿論戰役,運用非黑即白的孩子式思維,甚至引入“舉報”等“告老師”手段來處理問題;大部分人沉迷短視頻等內容,明知“空虛”“浪費時間”卻不可自拔。

這顯然不是寒假太長,小學生太閑,因為還有各種擬人化的內容,也讓成年人在高喊“好萌”的同時,始終以“孩子氣”來思考,甚至開始“去人性化”,給叉車喊起了666……這個鍋,互聯網行業需要背好了。

高科技奶嘴,都有哪些后遺癥?

作為一個科技媒體從業者,為什么我會將“現代技術之光”的互聯網釘在低幼化的恥辱柱上呢?

首先,互聯網助長了碎片化的思維和表達

一方面,互聯網導致人們必須隨時處理多線程任務。習慣了互聯網生活的人可能會有直觀的感受,那就是隨時可能被打斷。教師在家里直播,時不時就有家人出鏡噓寒問暖;網課上著上著,就想去游戲里掛會兒機;作業寫了一半,微信里又來了新消息;剛準備處理郵件,關注的博主發新視頻了!

在多任務中切換狀態的人,各種各樣的信息干擾或者是環境變化,都需要大腦去做判斷,由此導致很難深入閱讀和長時間集中注意力。而且,碎片化信息為了吸引更多的閱讀量,往往將知識、信息簡化,導致內容的淺層化甚至娛樂性,掩蓋了背后深層次的知識原理。這種惡性循環之下,人們的邏輯思維和專注程度也被限制了。

正如尼爾波茲曼所說,“媒介即認識”,語言塑造了人的思維,在習慣了碎片化的生活與內容之后,人們的思維也容易跟著網絡流行語變得低幼化,失去對書面文字邏輯體系的敏感度。

互聯網的第二個特點,是資本驅動

不難發現,大眾文化產品正在快速地“青春化”,玄幻文學、耽美文學、選秀綜藝、跨界IP……開始取代推崇理性的“中年型”產品,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這也導致眾多內容生產者為了迎合青少年而開始選擇低幼化的營銷方式,賣萌、賣人設、炒cp,都瞄準了青少年消費人群。

Benjamin Barber在他的著作《消費:市場如何摧毀兒童、低幼化成人、吞噬公民》中就提到,消費主義有效地讓成人一直處于孩子的心理狀態。而互聯網商業模式中追求規模效應、免費效應,也讓用戶參數成為關鍵指標,討好、吸引最容易形成高粘度的青少年,也形成了全民孩童的文化氛圍。

去年 11 月,Facebook 的首任總裁肖恩·帕克(SeanParker)就曾發言,認為Facebook 一開始就知道它創造一種利用“人類心理弱點”的東西。他表示——“上帝知道它對孩子們的大腦做了什么?!?/p>

另外,互聯網推動的富媒體趨勢,也加劇了低幼化

阿道司赫胥黎曾說:人們往往會愛上讓他們喪失思考能力的工業技術。視覺藝術是偉大的媒介發明,但互聯技術對短視頻、微視頻、VR等新媒體形態的推動,也讓大眾逐漸交出了自主權。表面上看,用戶可以在不同的視頻和博主之間隨意切換,實際上視覺文本作為文化產品已經被平臺、MCN機構、廣告主和創作者,按照他們的商業目的和制作模式預先設定了,甚至連觀看的時間、節奏和觀賞效應都掌控在制作者手中。

尤其是多媒體平臺都開始通過機器學習算法的引入,實現對用戶興趣的精準捕捉,從而源源不斷地推送給符合他們口味的內容,以延長用戶停留時間。

要在其中保持自己的獨立態度和審視,需要受眾具備較高的審美文化素養和相對自由的公眾表達機制,顯然目前還不行。

所以,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影像轟炸,主流觀眾們選擇了不加分辨的全盤接受,而“讀圖”“讀視頻”的直觀表達,也將對用戶心智的要求降到了最低。當你告訴自己“刷視頻是為了休息放松”時,增長知識的目的就已經被觀看的消遣娛樂性所取代了。

曾幾何時,波茲曼吐槽電視讓美國新聞成了可笑的“娛樂”節目,但今天,是不是我們所有人都在“高科技奶嘴”中快樂地交出了獨立思考的能力呢?

告別低幼,也仍是少年:科技的另一條路

我們是不是只能在“娛樂至死”的新環境中共沉淪了呢?其實還有許多科技企業意識到了這一問題,并試圖倡導“弱科技化”的生活方式。Google、Facebook、Mozilla 等科技巨頭的部分前員工,就組成了非營利組織“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并和 Common Sense 共同發起了“科技真相”(The Truth About Tech)運動,旨在“扭轉數位時代產生的注意力危機,使技術與人類最大利益保持一致”。

比如谷歌就在想方設法幫助大眾放下手機,推出了一系列“數字幸福實驗”。其中一個就是建議大家使用“紙手機”,將自己一天需要的信息打印在一張紙上并隨身攜帶,然后就可以把手機留在家里了,或放在口袋里了。

Facebook、谷歌、蘋果等巨頭也都紛紛采取措施,來幫助用戶實現“防沉迷”。比如Facebook及其旗下照片分享應用Instagram就增添了控件,幫助用戶計算花在服務上的時間,方便用戶中止使用服務。用戶還可以設置通知功能在一定時間內“靜音”。

谷歌在2018年的I/O開發者大會上,為Android P設計了一系列防沉迷功能,包括顯示手機總共使用時長、接收通知數量的Dashboard,設置每個App使用時長的App Timer,還有強制讓屏幕變灰、進入免打擾模式的Wind down。

此前,被人們抱怨的Instagram等產品通過照片美化生活,正在侵蝕人的自我價值。就在前不久,Instagram官方也宣布,將逐步下架和“整形”相關的濾鏡,以防止對青少年造成不良的審美影響,從而活在虛幻的想象里。

不僅商業力量動了起來,試圖讓用戶脫離“奶嘴”,普通用戶似乎也意識到了高科技產品對大腦的影響,并試圖阻止它們。比如與智能手機相比,亞馬遜的閱讀設備kindle也是一個充滿了“上世紀氣息”的產品,黑白墨水屏的設計一看就能令“小學生”退避三舍。

而一個有趣的現象是,kindle的銷量也在回升。亞馬遜Kindle副總裁戴夫·利姆普(Dave Limp)在2019年12月對外表示,“新品Kindle Fire已經售出了數百萬套產品,并且我們還將增加數百萬套以滿足高需求?!薄?Kindle Fire的銷售在過去三周中每周都有所增長?!?/p>

就像直播授課終會回歸實體課堂一樣,如今,人們對低幼化的反思,未嘗不會開啟“低科技感”的生活方式,這會帶來新的商業機會嗎?

在我們看來是有機會的。一方面,低科技產品不需要復雜的智能元器件和大規模算力支持,產業鏈也相對成熟,門檻較低,更考驗產品創新能力,因此很適合創業團隊以“小而美”的方式切入。另外,伴隨著人們越來越多地感受到高科技帶來的思維退化和數字焦慮,尤其是對年輕人群的影響,低科技產品正在重新獲得市場認可。

“不經考察的生活是不值得過的”。但愿我們在支離破碎的數位生活中,依然得以成長為獨立、自由、明辨的靈魂。要是實在放不下手機,那多看看“腦極體”的文章也有效果。正如懷特海所說,一個人僅僅見多識廣,他不過是這個世界上最無用而令人討厭的人。

#專欄作家#

腦極體,微信公眾號:腦極體,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 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最后一段沒看懂,可以解釋下嗎

    回復
  2. 為了支持你,所以注冊了賬號,文章寫的非常好,但這種觀點,如果被很多人關注,會有一個或多個看不見的手圍剿獵殺這類觀點的創作,加油!

    回復